欠两亿高利贷,湖北天峡鲟业有限公司难翻身

2014年8月12日 来源: 《商界》杂志 0条评论 打印 收藏

记者 安钟汝

 

三十年来,蓝泽桥与他的鲟鱼一起翻越人生的无数“大坝”,几经生死打造出的鲟鱼帝国,产量占据全球四分之一。而今,穿越无数磨难的他,却遭遇资本漩涡,痛苦挣扎。

老人与鲟

“鱼道是水利工程中供鱼类洄游的通道,鱼在鱼道中需要依靠自身的力量克服流速溯游至上游。三十千克以下的中华鲟能够通过鱼道翻越大坝,但三十千克以上的中华鲟怎么办?鱼道能够让强健的雄性中华鲟翻越大坝,但是母鱼怀卵,体重增加百分之三十,怎么办?即便有极少数中华鲟幸运,翻越葛洲坝(4.10, 0.02, 0.49%),以后的三峡大坝高度是葛洲坝的五倍,怎么办?”

专家连珠炮式一连三个“怎么办”,让1981年初,对葛洲坝水利工程竣工后中华鲟保护问题的研讨,从此搁置三十多年。也让研讨会上,坐在后排的一个年轻人,流出一行眼泪,从此与鲟鱼结下一世缘分。

这个人,就是本文的主人公,蓝泽桥。2013年,长江最后一条野生中华鲟消失。而当初那个流泪的,如今已年过花甲的蓝泽桥,却悄然在长江之侧,凭着对中华鲟的“朴素情感”,将鲟鱼进行人工蓄养,创建了惊人的鲟鱼帝国,产量占据全球四分之一,产品直供迪拜七星级帆船酒店。

然而正当他踌躇满志希望将自己的鲟鱼产业梦做得更大时,却因为融资问题,与资方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并因为一纸他“当初不知轻重”的对赌协议,被迫站上被告席。他的产业随之风雨飘摇。

2014418日,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蓝泽桥的湖北天峡鲟业有限公司向资方苏州周原九鼎投资中心支付人民币8989.2869万元,用于受让苏州周原九鼎投资中心持有的宜都天峡特种渔业有限公司49%的股份。

蓝泽桥陷入巨大的财务危机。除此之外,他还面临私刻公章、骗贷的刑事指控。扬名楚地的中国鲟鱼之父几近身败名裂。

“自己养自己的鱼多好,非要搞什么上市,不作死就不会死。”

“对赌协议输了,就该遵守游戏规则,企业家无道德底线,社会应有契约精神。”

面对非议,蓝泽桥的亲人、朋友叹息:三十年来,他和鲟鱼一起翻越了人生的大坝,几经生死,头破血流,到头来却落得个两手空空,老无所依,他和鲟鱼的缘分,是一场孽缘。而这场孽缘,要从蓝泽桥遭遇三次“大坝”说起。

第一坝:人祸

1994年严冬,武汉的天气特别寒冷,刺骨的风穿过看守所狭小的窗户,扑打着光秃秃的墙壁。墙内,蓝泽桥端起一碗冰冷的水,从肮脏的褥子里扯下一绺棉絮,蘸着水又开始在墙壁上画起了鲟鱼。鲟鱼尾巴还没画出来,刚刚画完的鲟鱼头就已经被冷风吹干。蓝泽桥突然有了一个奇怪的念头,什么时候把一条鱼完整地画出来,自己就一头撞上这画鱼的墙。

忽然看守所外响起了哭喊声。

“爸爸,你没罪,你要好好活着,我们每天都在给国家领导人写信,一直写到他们把你放了,我们要救你出来。”

蓝泽桥听出来了,那是自己两个孩子的喊声。他的心被喊声扯碎了,蹲在地上,控制不住开始痛哭。

他的“人鱼故事”正是从三十年前的那场研讨会开始的。能不能通过人工养殖保留下中华鲟这一物种?这种和商业无关的情感冲动曾使蓝泽桥遭遇了无尽的商机。

1989年,体制内的蓝泽桥调任湖北省水产局机械化养鱼公司总经理。两年后,利用湖北广阔的湖面资源,他与国外公司合作,开始了鲟鱼人工养殖。这一探索,不但完成了蓝泽桥中华鲟物种保护的愿望,还让他做出了很大“政绩”。到1993年,公司从创立初期全部资产不足30万元发展成为总资产近两千万元的国内知名水产企业。

踌躇满志的蓝泽桥开始计划,将鲟鱼产业做成湖北的支柱产业之一。而这时,一张罗网对他张开了。

当年,一位来自香港的名叫南希的漂亮女客商,通过水产局领导找到蓝泽桥,要求养鱼公司旗下的饲料厂引进总投资128万美元的方便面生产设备。

要做方便面项目,则意味着要变卖养鱼公司的资产。不甘自己几年努力付诸东流,蓝泽桥决定对直属领导的指示不予理睬。紧接着,蓝泽桥的工作便屡遭刁难,首先上级将养鱼公司500亩水田全部划走,把债务全部留给蓝泽桥,随后,省财政厅给养鱼公司海南分公司的救灾资金全部被截留。到最后,陷入困境的蓝泽桥被迫辞职。

这还不算完。蓝泽桥辞职以后,养鱼公司投资超两千万元人民币的方便面项目旋即上马,但最后因为生产不出合格的方便面,设备成了废物。面对如此巨大的亏损,上级领导认为蓝泽桥有重大贪污嫌疑,申请湖北审计厅对养鱼公司进行财务审计。

当然,没有审计出任何问题。但蓝泽桥还未松一口气,就被检察院采取了先逮捕后审查的手段,三番五次侦查以后,终于找出了两万多元的漏洞。而这两万多元,只是蓝泽桥事发前几次出差海南还未来得及报销的差旅费。

身陷囹圄却无力申诉。日复一日,蓝泽桥日益心灰,接下来的一件事,更是让他陷入绝望。

一天晚上,看守所停电,一个小伙子上厕所不小心踩到了蓝泽桥的右眼,因为看守所医疗条件有限,又不能外出治疗,蓝泽桥右眼最终失明。

身心遭遇摧残,蓝泽桥的举止开始越来越怪异,或是絮絮叨叨给狱友讲述自己的鲟鱼项目,或是沉默着一遍遍用棉絮蘸水在墙壁上画鲟鱼。直到这一天,两个孩子的哭喊声,再次给了他活下来的信心。

在之后的200多天里,几乎每周,蓝泽桥的两个孩子都会去看守所喊一遍,然后回去写申诉信。

加起来一共103封申诉信,蓝泽桥至今也不知道到底是哪封起了作用。1996年,武昌区人民法院受理了蓝泽桥案,做出了无罪判决,检方抗诉,武汉市中院再审仍然无罪,蓝泽桥获得了全国首例国家个人赔偿6673.14元。

蓝泽桥自由了。但此后,这位中国鲟鱼养殖第一人,似乎消失在武汉水产江湖。

第二坝:天灾

时光流转,2005年夏季,清江,腥臭水汽氤氲在乌色的湖面,一位老者撑篙划过,嘴里喊着渔歌:吃又不敢吃,洗又不敢洗,清江变乌江了,恩人恐怕要成罪人啦,我就警告那蓝泽桥。

是的,就是那个为鲟鱼流泪的蓝泽桥,那个为鲟鱼经受牢狱之灾的蓝泽桥。从一个找不到组织的公务员变成一个创业者,蓝泽桥悄然在宜昌清江附近再续人鱼之缘,于1996年在一个废弃校舍创办天峡鲟鱼养殖公司。

说起蓝泽桥的创业经历,当地人无不感叹。

“为了支持他养鲟鱼,他的亲人变卖了车子房子。”

“曾经,一场大雨,冲走了30多万条鲟鱼,几乎让他回到了起点。”

“曾经,往外运鲟鱼的时候,他遭遇车祸,差点命丧黄泉。”

“他今天的成就是血泪换来的。”

历经坎坷,2005年,蓝泽桥的湖北天峡鲟业公司建立了7个鲟鱼鱼苗繁育基地,种鱼400吨,成为当时响当当的鲟鱼养殖大王。

蓝泽桥养鲟鱼发了财,宜昌清江附近的老百姓纷纷仿效,开始在清江利用网箱养殖鲟鱼。当时官方统计,仅仅在清江高坝洲,就有2900多农户开展鲟鱼养殖。蓝泽桥成了致富带头人,开始出现在各大新闻媒体,受到省部级领导肯定。

面对荣誉,蓝泽桥也当仁不让,甚至今天,他还坚信,自己经历那么多的艰辛,带领乡亲们致富,有人现在要把自己搞破产,乡亲们都会出来为自己出气。

但是领了荣誉,就要承担责任。

2005年左右,清江5万亩水面多达1000亩的网箱,大大超出了清江承载能力,清江受到严重污染,清江流域的人们面临一场生态灾难。这笔债,便记在蓝泽桥的头上。

当地人由对致富带头人的感激,变成了对破坏生态罪魁祸首的怨愤。

那首民歌,便是周围的百姓送给蓝泽桥的“警告”。而警告蓝泽桥的,不仅仅是老百姓,还有老天。

2006年,清江流域大旱,清江水面收缩,水体污染无以复加,网箱里的鲟鱼开始大面积翻塘,损失百分之七十。蓝泽桥的天峡公司260多吨鲟鱼在20天左右全部死光,十年努力,毁于一旦。他遭遇了与鲟鱼结缘的第二个大坝,天灾。

乡亲们指责,债主逼债,亲人埋怨,蓝泽桥欲哭无泪。

咬咬牙,他已经背了那么多的债,走了那么远的路,回不去了。为此,蓝泽桥再次举债,开始研究鲟鱼岸上养殖。

他跑遍欧美,啃黑面包,住小旅馆,学习各地鲟鱼岸上养殖经验,终于成功探索出了成本低、经济环保的岸上鲟鱼养殖的方法。因为投入成本低,普通家庭都可以进行养殖,而其产量,是网箱养殖的十倍。

蓝泽桥找到了人生第二个大坝的“过鱼道”,也找到了更大的产业海洋:能不能将这种岸上养殖方式推广到普通农家,将这些农家纳入公司体系,做成公司加农户的新农村项目?

此时,国家城镇化政策呼声也越来越大,新农村建设轰轰烈烈地开展,蓝泽桥认为,自己的鲟鱼养殖与新农村相结合,必然带来极大的商机。一旦做成,自己也会成为“功臣”。蓝泽桥无比激动,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了。

第三坝:资本之殇

“当代中国渔业企业领军人物”、全国鲟鱼委员会副主任、世界鲟鱼学会理事、世界私营养鲟第一人……诸多光环下,蓝泽桥说,比我年龄大得多的袁隆平一辈子研究杂交水稻,找到了人生中最大的乐趣。我有幸有缘结识鲟鱼,就是要追求鲟鱼的开发利用价值最大化。

他与当地一些农户合作,做起了项目试验:利用农房,底层养殖鲟鱼,不但可以作为鲟鱼产品出售,还可以供游客观赏,收取门票获利;二层可以开展农家乐、出售鲟鱼产品获利;第三层可以用来办公和生活;第四层可以设置光伏发电设备发电。蓝泽桥还给项目取了个名字,叫农家鲟博园。

“如果在一个省建一万座新村,不但能年养鲟1000万吨,年收入4000亿元,再造10个渔业大省的养殖产值,还能通过加工与品牌增值打造’鲟’字头万亿产业。”蓝泽桥的设想让一些媒体、专家惊叹不已。有媒体说,这是中国生物领域的又一个世界级贡献。

蓝泽桥的地位被抬得很高很高,雄心也被抬到很高很高。天峡鲟业开始面向全国启动《百万农家鲟博园致富工程》,并希望“与海内外投资商共创辉煌”,用10年时间在省内外推广天峡模式,打造“农”字头万亿鲟鱼产业。在全国建设10000个立体厂房鲟鱼产业新村。

谁愿意陪蓝泽桥做这一个“世界级的贡献”?

令蓝泽桥欣喜的是,他真的遇到了“贵人”。

201010月,苏州周原九鼎投资中心找到蓝泽桥寻求合作,盛赞蓝泽桥的鲟鱼养殖项目。蓝泽桥顿感找到知音,双方一拍即合。双方签订对赌协议,湖北天峡成立宜都天峡特种渔业有限公司,根据协议约定,九鼎方面将对宜都天峡增资1亿元。各方约定,将资源共享、优势互补,在未来三年内,推动宜都天峡在中国境内资本市场公开发行并上市。

一旦上市,有了充沛的资金,自己的大梦便可以实现。

但是,被蓝泽桥忽略的是,鲟鱼长大就要八年时间,更何况自己的农家鲟博园致富工程。一家靠资本运作挣快钱为生的投资公司会如蓝泽桥一样,有用生命做一场梦的耐心吗?

蓝泽桥在对赌协议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时,他只看到对方资金、团队、管理实力。他认为,对方是看好自己企业的,既然看好自己的企业,合作以后肯定会全力支持自己,成为一起造梦的“一家人”。

从商业角度来说,这个想法太天真了。

双方在法院对决中,曾经的矛盾集中展现:蓝泽桥认为对方实际到位的资金没有落实到其看重的项目上,对方的企业运作方式也不适合企业发展;对方指责作为董事长的蓝泽桥独断专行,蓝泽桥指责对方失信……一系列矛盾避无可避。最终,九鼎抽走了派驻宜都天峡的高管。

形势急转直下。蓝泽桥的资金顿时陷入困境,因为内部纷争不断,银行也停止了向蓝泽桥放贷,为了维持项目正常运行,蓝泽桥开始借高利贷维持公司正常运营。至今为止,公司欠下2亿多元的高利贷,蓝泽桥的鲟鱼项目搁置。

而根据国家银监会规定,资方团队离去,三年上市成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意味着双方的上市计划也宣告破产。2013年,九鼎投资根据对赌协议正式起诉蓝泽桥,要求蓝泽桥向九鼎投资支付9023万元受让其所持宜都天峡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并要求其担负违约责任,赔偿九鼎4655万元。不仅如此,双方闹红了眼,蓝泽桥还面临私刻公章、骗贷的刑事指控。

蓝泽桥与九鼎的合作彻底破裂。但一生沉浮的他不死心,天灾人祸都没有把自己击垮,这次一个公司怎能就把自己撂倒了?

最后的鲟鱼

面对起诉,蓝泽桥以资方没有兑现资金、管理承诺等几大理由抗辩。但对方团队进入天峡公司时都用笔记本办公,离开的时候,连同笔记本电脑将材料一同带走,蓝泽桥几乎没有任何证据。他只能以道德、诚信等来对付对方白纸黑字的对赌协议。

天真的蓝泽桥至今也想不通,一家人,怎么把备份章说成是私刻公章,并拿来起诉?这是家丑啊,家丑不可外传啊。对方团队出走,蓝泽桥说,我和出走高管关系很好的,他不是和我有矛盾,他是和九鼎闹了矛盾。但那个被蓝泽桥看作朋友的高管,却短信告诉媒体“企业家道德无底线,社会需要契约精神”,让蓝泽桥陷入道德和诚信的双重危机。

2014年,武汉市高院一审判决,蓝泽桥败诉。消息传出,企业危机四伏。

债主认定蓝泽桥气数已尽,开始堵门要债,银行也不再愿意借给蓝泽桥一分钱。他苦心养大的鲟鱼,也被对方紧紧盯住,只要蓝泽桥出售一条,就被斥为出售资产。

面对如潮非议,蓝泽桥开始如一个孩子一样讲述他曾经遭遇的磨难,希望讲情面。情面打动不了人,他又开始整天佝偻着身躯在鱼池之间来回走动,生怕别人夺走他一条鲟鱼。

你这样,能保住自己的鲟鱼吗?

面对记者,蓝泽桥在自己的鲟鱼面前,流下了一行眼泪。

年近古稀,巨大的基业,辽阔的产业梦想,还有沉到心底的种种磨难,这行眼泪,比起三十年前的那行,要沉重很多很多。

他说,去年,最后一条中华鲟消失了,今年,是不是轮到我了?

但他还是不死心,又开始拿起笔申诉,一封一封给他心中的领导写信。

中国鳗鱼网报道

【关键字】:水产养殖渔业,湖北,天峡鲟业,鲟鱼,蓝泽桥

[责任编辑:王茂锋]
来源:《商界》杂志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